赛车

道论 第五十三章 峡谷

2019-10-12 19:25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道论 第五十三章 峡谷

血绛草只对后天期的武者有用,对于先天期的王彦直来讲,效果并不明显,但他身为神策军风袭营的副统领,手下还有一帮子亲信,这些亲信大多还停留在后天期,这灵草对于他们来讲到正好用的上,如果有人能突破到先天期的话,自己的压力也轻松些。

王彦直看了下血绛草旁边的荆棘,穿着银靴的右脚一顿,整个人化作一团光影向着灌木中心处冲去,沿途的荆条根本阻止不了他,一旦缠上他的身体,马上就会被他的巨力扯断,刺口处喷出的毒液只能洒在空地上,完全占不到他的影子。

片刻后,王彦直退回到原先的大树旁,手上抓着那颗血绛草。

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王彦直就拿到了王xiǎo二付出生命也没有拿到的东西,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。

血绛草要用特殊的容器保存,不然灵力会慢慢流失到空气之中,还好王彦直早有准备,他将手上的血绛草稍微处理了一下之后,从储物戒指拿出一个长方形玉盒,打开盒盖,将灵草xiǎo心地放入其中,激活里面保持灵植活性的阵法以后,再将盒盖盖上,收入到戒指之中。

做完这些事情以后,王彦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他又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个罗盘来。

这个罗盘叫“寻灵盘”,由黄铜制成,圆形的盘面上布满了复杂的灵纹,在罗盘的中心处,有一个xiǎoxiǎo的磁针,专门用来寻找灵气汇聚之地,探测范围十分广大,有方圆三千里之巨。

按照常理来讲,一个秘境的核心之地必然是秘境之中灵气最充裕的地方,所以九皇子特别准备了许多个寻灵盘,进入秘境的六个人人手一个。

罗盘被拿出来以后,盘上的磁针马上疯狂的转动起来,转了十几圈以后,指针对着东南方的方向停了下来,秘境核心之地就在东南方了

王彦直将罗盘收起,向着东南方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同一时间,一个阴云密布,暗淡不见天日的峡谷之中。

四个光着头的和尚在峡谷的入口处碰到了一起,可以説,除了王虎以为,少林寺进入秘境的全部人马尽皆在此了。

“真定师兄,方丈要我们找的东西真的在这里吗?这里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有佛宝的地方。”

一个和尚忽然説道。

真定听到师弟的话后,摇了摇头,説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,只是我手上的舍利指向这个方向,我就跟着走了过来,你们不也是如此么?”

另外三个和尚diǎn了diǎn头,同时举起了自己的右手,在他们的手上,有着一颗散发出淡淡金光的圆珠,这圆珠混元无漏,看起来异常的光滑,要是王彦直见了,必定要大喊一声上来强抢,这些圆珠都是少林高僧圆寂以后留下的舍利子,其内蕴含有精粹的佛力和精深的佛理,每一个舍利子对于少林来讲都可谓重宝,从来都只放在佛塔之中供奉,也不知这峡谷之中到底藏有什么样的佛宝,竟让少林寺下次血本,拿出四颗舍利子给真定他们用来之指路。

“既然舍利指示的地方都一样,那么就肯定没有错,我们直接进入峡谷即可。”真定看到另三人的舍利都放出了淡淡毫光以后,当即决定道。

这个峡谷,掩在连绵群山之中,峡谷两侧群峰林立,高耸入云,石峰如刀削,显得诡异险恶;长满草木的山峰则形态各异,或张牙舞爪,或狰狞可触,或如怪兽面孔,或如索命恶鬼……谷口处飘荡着浓淡不一的云雾,犹如虚荡的鬼魂一样,使人不寒而栗……

听到真定如此説后,除了真善以外,另两个和尚都面露犹疑之色。

这两个和尚一高一矮,面容苍老,看样貌大概有五十多岁的样子,是少林的杂役僧,没有学过什么上乘武学,凭借岁月的积累才达到现在后天巅峰的境界。

梁山秘境的入口只允许练气期的修士和后天期的武者进入,少林寺新一辈弟子之中只有真善和真定两人达到后天巅峰的境界,其他弟子都相差甚远,然而秘境之中的佛宝又太过重要,不得已之下,只好从杂役僧之中挑出两个后天巅峰的人出来,和真善真定王虎三人一起进入秘境。

这两人在少林寺做了这么多年的杂役,虽然没有什么怨恨,但也绝对没有真定真善这样忠诚,佛宝虽然珍贵,但怎么也没自己的xiǎo命值钱吧,这峡谷从入口看就如此凶恶,指不定里面有什么危险呢,为了自己的xiǎo命着想,两人都不大愿意进去。

“真定师兄,出家人不打诳语,我两人实不愿进入这峡谷之中,还望师兄准许。”高个和尚向前一步,对着真定説道。

按照少林寺规矩,杂役僧是没有什么地位的,对于寺中的正式弟子都要以师兄称之。

真定面无表情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旁边的真善没有什么城府,看真定不回话后,就自行嚷嚷起来:“你们两个秃驴,亏方丈还这么信任你们,将舍利子交到你们手上,没想到你们到地方就怂了,我真是看不起你们。”

“我们两个是秃驴,你又是什么东西呢。”矮和尚被真善的话惹怒了,当即反讥道。

真善愣了一愣,这才省的自己刚才説错了话,把自己也绕了进去,脸上红了一红,随即恼怒起来,挥起沙钵大xiǎo的拳头,对着矮和尚一拳打了过去。

矮和尚年纪虽老,但脾气仍然火爆,见真善一拳打来以后,也不躲闪,同样一拳迎了上去。

眼看两个拳头就要撞在一起的时候,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插入其中,受了两人这一击。

两人一惊,同时向一旁看去,发现阻止两人的正是真定。

真定收回自己的手掌,双手合十,低声念了一句佛号,语气淡然地説道:“真善师弟,你动了嗔念了,还不向王师弟道歉。”王师弟,指的就是刚才的那个矮和尚,杂役僧是没有法号的,都以姓名称之。

真善对自己的这位师兄素来敬服,闻听真定如此説以后,虽然有diǎn不甘愿,但还是向矮和尚行了一礼,説了声抱歉。

矮和尚看出真善的言不由衷,冷笑两声,也没有多説什么,这件事就此揭过。

“两位师弟不愿前往的话,我也不勉强,只是你们手上的舍利子要交出来。”真定沉默了一会后,突然説道。

这是应有之义,高和尚和矮和尚都没有什么异议,将手上的舍利子交给真定以后,两人头也不回,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,争取在剩下的时间内获得一些机缘。

“师兄,你怎么就这样放他们走了?”旁边的真善等两人走后,才开口道。

“他们跟我们不是一条心,这峡谷内凶险难测,留着这两人有害无益,不如让他们自由离去的好。”真定将手上多出的两颗舍利子贴身放好以后,开口回答道。

这句话説的也有道理,真善看了看峡谷入口处的云雾,diǎn了diǎn头。

“快走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

真定举起自己手上的舍利子,当先向峡谷走去。

“师兄等等我。”真善连忙追上去,两人并肩走入峡谷之中。

崇左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漯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芜湖好的男科医院
崇左治疗白癜风医院
漯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