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隐妖 第三十九章 他手持十三把名剑

2019-11-12 22:11:4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隐妖 第三十九章 他手持十三把名剑

薛鸿铭认得这些尸体,每一张面容在最近一段的夜晚里,他都曾经仔细端详过。他知道他们生于什么时候,爱好喝酒还是窝在家,甚至是他们一生所重视的朋友都姓甚名谁。

这些人,都是赵三杰人头生意里……失踪的人。

薛鸿铭屈身放下方君君,自然而然地牵住方君君的小手,一边往屋子里走去,一边仔细观察着这些尸体。方君君此时虽然不再尖叫了,但仍惊魂未定,颤巍巍地任由薛鸿铭牵着走,偶尔抬头看一眼满眼悬挂的尸体,只觉得头皮发麻。

这些尸体的致命伤各式各样,但无一例外地,在胸口位置,衣裳都沾染着一滩血迹,蔓延开来,干涸成触目惊心的暗红。薛鸿铭走近一具尸体,掀开了他的衣裳,方君君在一旁不敢看,慌忙将脑袋扭到另一边。

薛鸿铭看了一眼便继续去掀开另一具尸体的衣裳,连续三四具后,他眉宇愈发凝重。

果然,每一个死去的人……心脏都被挖走了。

薛鸿铭不动声色,牵着方君君继续往里屋走去。门是虚掩着的,薛鸿铭沉着脸推开了门,里头如同外头一般,悬挂着满满一屋的尸体。

所不同的是,它们都不是人。

全都是妖。

薛鸿铭脸色极其难看,各种恶心的妖气混杂在一起,冲击着他嗅觉灵敏的鼻子,让他几欲作呕。他捏住鼻子,强忍着这阵阵刺鼻的味道,打量着妖怪们的尸首。

“鸿铭,这……”方君君骇然等待了眼,只觉得寒毛耸立,声音发抖。

薛鸿铭微微颔首,低声道:“嗯,和外面一样。”

方君君不觉更加惊恐,里屋的妖和外头挂着的人类尸体唯一一处不同,就是死亡后现出了本体,通体赤裸,因此方君君一眼便看出了它们的心脏都被血淋淋地挖了一个大洞。

她听薛鸿铭说外面的人类也是如此下场,心里发毛,忍不住道:“鸿铭,我们……回去吧。”

“嗯,你先回去。”薛鸿铭沉声道:“外面的尸体,都是赵三杰人头生意名单上的失踪人口。”

方君君犹豫了一下,小声地问:“那……你呢?”

薛鸿铭道:“蝎子还没走远,我碰碰运气。镜像结界释放后,留于真实世界的本体会跟着结界里的运动方向移动,我教你如何解除镜像结界后,你就能回到本体。按照本体的速度,应该离医院不远,你去医院再检查一次。”

其实我想和你在一起……

方君君张张嘴,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她心知肚明,薛鸿铭此去追踪蝎子,她若跟着,必然是个累赘。方君君银牙一咬,不情不愿地点头,心中暗暗发誓,有朝一日,一定要将御气修炼好,绝不能再做花瓶

薛鸿铭自然不知道她这些心思,快速地教会方君君结界方法后,看着方君君的身躯渐渐模糊直至从眼前消失,他才安心。转身出门,沿着蝎子在地下穿行留在地面的轨迹一路狂奔。

风在耳边飞驰,感觉得到身体的血液在快速地流转,连带着脑子亦在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个个念头。

薛鸿铭的眸子锐利而冰冷。

人类尸体八十一具,妖怪尸体七十一具……赵三杰人头生意名单中只有七十五个人,那么多出来的六个人是谁……死去的妖怪等级都很低,基本没有超过d级……人与妖,都被挖了心,夜神俱乐部要这些心做什么……

薛鸿铭隐隐约约感觉自己摸到了某一条线索,只差一个契机,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。如果能抓到蝎子,那么夜神俱乐部的谜题很有可能就将得到解答。蝎子很强,比上次的犬妖还要强大,但薛鸿铭别无选择,他必须战胜那只蝎子。

最大的机会近在眼前,所以他绝不放弃希望,天涯海角,他必不死不休!

空气里还弥留着蝎子残存的妖气,薛鸿铭全速追踪着,他必须相信自己的判断,容不得有片刻犹豫。事实证明,他的嗅觉和直觉是敏锐的,越是追得远,蝎子的妖气便越是浓重。

但薛鸿铭分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。

他心中一沉,蝎子正亡命逃离,若此时有人类阻碍,必定会引起蝎子的攻击,很有可能已经血溅当场。如果出现了人迹,那么流血事件必然会持续发生。

必须快点追到蝎子!

薛鸿铭不觉又加快了速度,风驰电骋般的奔跑,卷起沿途一阵狂沙飞扬直冲天际。鼻尖里的属于蝎子的妖气和死亡的味道终于浓到了极致。

薛鸿铭停下了脚步,他终于看到了蝎子。

蝎子庞大的身躯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薛鸿铭瞳孔一缩,终于知道那股血腥味从何而来。

这只蝎子……已经死了。

有人盘腿坐在蝎子宽阔的背上,身后立一具几乎等同人高的木匣。蝎子背上一处外壳已被剥落,那人用一把小刀挑出蝎子的肉,滑稽地用打火机在下面烤着,眼见肉半天不熟,不觉眉头深皱。

夜幕已降临,然而那人头上隐约折射着柔凉光泽,竟是不留寸发,以光头示人。

薛鸿铭握紧昆吾剑,徐徐走去。那人似察觉到薛鸿铭的逼近,漫不经心地抬头,望见薛鸿铭,眼睛一亮,朗声道:“你是……名剑师?!”

薛鸿铭站定在蝎子面前,及至近了,才看见这人的面容。鼻梁挺拔,剑眉星目,轮廓深刻地让人心生惊叹,真是个极具硬汉味道的皮囊,光头不仅未使得他容貌受损,反而别有一番强悍俊朗的魅力。

“喂,你是名剑师吧!”

那人又问了一遍,声音亢奋,像是跃跃欲试的孩子。

薛鸿铭不答反问,沉声道:“你杀的?”

“哦……你是说这只蝎子?”光头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,笑道:“我看它火急火燎地像是要去上厕所,好心劝它打架会让人忘了尿急,结果它就很高兴地很我打起来了,我一不小心,就把它杀了。”

他顿了顿,忽然脸色一变,吃惊道:“它难道是你的宠物?哎呀,不好意思!我真的是一不小心才把它杀了……你知道的,这种宠物很难找的,基本不能还你了。”

薛鸿铭见他说得是道歉内容,然而语气全然没有歉意,反而眼眸明亮,像是在期待着什么,不由皱眉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……”光头缓缓站起,将木匣抛下,随即从蝎子身上一跃而起。木匣落地,他人随之立在木匣之上,木匣竟然猛然扎入地里三寸!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薛鸿铭,微微一笑,道:“我杀了你的宠物,你一定要为它报仇的吧!它死得这么憋屈,你怎么能不为它报仇呢!来吧来吧!”

这货丫脑子有病吧?!这么如饥似渴要别人找他报仇?!

蝎子既然已死,线索便又断了。薛鸿铭对此无可奈何,又懒得这个神经病,淡淡道:“它不是我的宠物,再见。”

“小爷允许你走了吗?”

薛鸿铭停住转身,重新回头望着光头,冷声道:“大爷没空理你。”

“嘿,嘴巴还挺硬啊!”光头饶有兴致地望着薛鸿铭,蔑然道:“可是人却这么怂,自己的宠物被杀了,连报仇都不敢啊!”

“你的嘲讽能力真弱,并且,它不是我的宠物。”

“不管是不是……”光头又从木匣上跳下,目光闪动着兴奋的光芒,嘿然笑道:“好不容易碰到了新的名剑师,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你走啊!”

他话音方落,木匣如同感受到他的意念,轰然散开。

薛鸿铭双眸陡然凝缩!

木匣内暗藏机关,全数张开,赫然如孔雀开屏般绽放,呈现出一把把刻有古朴花纹的剑,剑光冷冽,锋芒毕露,寒光映照得夜幕里一片亮,竟连月色都显得黯淡。

十三把名剑!

“结界,虚妄。”

薛鸿铭犹在震惊时,只听闻光头低沉的声音,悚然发现他已手握一把名剑近在眼前,悍然向自己斩来!

“记住了,我的名字……叫王晨曦。”

莱芜市莱城区人民医院怎么样
无锡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淄博性病医院费用
吉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上海普瑞眼科医院王富彬
分享到: